诚博国际

                                                                            来源:诚博国际
                                                                            发稿时间:2020-08-08 11:05:50

                                                                            时任外交部长的钱其琛后来在撰写的《外交十记》一书中,也披露了这段内情,“1989年6月21日,布什总统秘密致函邓小平,要求派特使秘密访华,与小平同志进行完全坦率的谈话。”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官网8日表示,惊悉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将军不幸逝世,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谨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家属致以最诚挚的慰问。

                                                                            科技部“863计划”疫苗项目首席科学家、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晓明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官网8月8日写道,斯考克罗夫特将军是美国著名政治家、外交家,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曾为中美关系发展做出积极贡献,并一直坚定支持、积极推动两国关系的发展。

                                                                            根据世卫组织公布的数据,目前全球已有超过100个新冠病毒疫苗项目同时在研。其中,中美英三个国家的疫苗项目均已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在2020年上半年,中国就有包括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杨晓明挂帅的科研攻关领导小组、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团队在内的至少6个团队的新冠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成为全球研发新冠病毒疫苗成效最为显著的国家;美国则有三家,分别是莫德纳公司的mRNA疫苗、辉瑞公司的mRNA疫苗、INOVIO公司的DNA载体疫苗;此外,英国牛津大学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也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在疫苗的攻关阶段中,各研发单位、合作单位、生产单位以及科技主管部门、医卫监管部门等各方均全盘通力配合、全力以赴,通过集中力量、串联转并联的方式,加速疫苗研发。比如在疫苗的有效性评价环节,以往的方式是对不同种类的动物逐一进行有效性试验,这次采用并联的方式后,则是对不同种类的动物同时开展有效性试验。

                                                                            也许很多人都知道基辛格1971年秘密访华开启了中美关系的大门,然而就在这次访问5个月之后,斯考克罗夫特作为尼克松总统访华先遣团的重要成员被派到中国,负责落实尼克松访华细节。据新华社此前报道,斯考克罗夫特之后回忆道,“我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们和中国人都不知道怎样与对方打交道,那时美中之间没有商业,没有接触,什么都没有。”

                                                                            在新冠病毒疫苗成为终结疫情“救命稻草”已成共识的背景下,全球少数几个具备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科研实力和经济基础的国家无形之中就被赋予了各种“期望”。当下,中美两国各自因为有多款疫苗率先进入三期临床试验而被公众视为最有可能 “扮演”拯救世界角色的国家,中美之间的疫苗研发进度之争自然而然就成为外媒炒作的热点。

                                                                            书中写到,美方决定派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将军作为总统特使于7月1日访华,随行人员只有副国务卿伊格尔伯格和一名秘书,不带警卫和其他人员。斯考克罗夫特抵京后,不同美国驻华大使馆发生任何联系。在美国国内,除布什总统外,只有国务卿贝克知道这件事。至于选择7月1日抵达北京,美方也有考虑。这一天,临近美国国庆日,斯考克罗夫特此时离开华盛顿不会引人注目。同时,美国在通讯和专机问题上也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斯考克罗夫特不使用美国驻华使馆通讯设备,而是自带两名报务人员;所乘坐的C—141型美军运输机,外部经过伪装,涂掉了标记,使其看起来像一架普通的商用运输飞机。在宽大的机舱内,临时吊装了一个载人的客舱,里面设施齐全,舒适方便。飞机连续飞行22个小时,空中加油,中途不在任何地方着陆,以免引起地勤人员注意。美国方面对这次访问所采取的保密措施,程度之高,超过了70年代初基辛格博士的秘密访华。80年代末,中美关系的复杂与敏感,从中可窥见一斑。

                                                                            据杨晓明介绍,2月1日,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际,中国生物作为牵头单位获得了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公共安全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重点专项“2019-nCoV灭活疫苗”项目的紧急立项,随后科研攻关团队加班加点,以每天16个小时以上高强度工作的“战时机制”推进疫苗的研发,平均每周都能取得一项突破性的进展。由于临床前研究的数据较为充分,同时也因为全球严峻的疫情防控形势,因此国家药监局为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开通了“绿色通道”,一次性批准了Ⅰ/Ⅱ期临床试验。4月12日,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成为全球首款进入Ⅰ/Ⅱ期临床试验的疫苗。4月27日,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也进入Ⅰ/Ⅱ期临床试验。两个疫苗的Ⅰ/Ⅱ期临床研究共入组2240人。